欢迎访问中国农业大学附属中学 登录


静待花开

党员的内高班教育故事
作者:付凤玉


这么多书,该怎么摆放呢?!”新生小新边说边看向同桌。“该怎么摆就怎么摆呗!”北京人直率的性格暴露无疑,根本没把对方那错愕、失望、转为冷漠的眼神看在眼里。小新沉默了,那句在他看来带有排斥味道的话,成为了一根刺,痛在心中。他在校园里匆匆而行,低头,不旁顾。书声朗朗的课堂上,他低着头,不交流。同学们主动和他说话,他不理睬;老师主动找他谈话,他莫不做声;班集体设计多样的活动,他勉强参与。他在排斥中封闭了自己,原本爱说爱笑的他,紧闭心扉,逃避不断,沉默寡言。以前要好的同学朋友觉得他越来越陌生。小新的状况深深牵动着每个认识他的人的心,学校的各级领导都做过工作,老师的谈话更是不在少数,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熬过去了。作为班主任的我,盼望着他能早点找回自己,去了我的这块心病。到底怎样才能走进他的内心啊?!我们试图通过活动来让他敞开心扉,和同学们进行交流,我们去过八达岭长城、天安门,走过十三陵,进过科技馆、天文馆、参加过花卉展、60年国庆展……遗憾的是都没能让他改变。
  当教师十年了,我从来没有遇见过象这样的学生,因为一句话改变自己如此之巨大,我也只能尽力而为。天冷了,提醒他注意保暖;流感季节里,提醒他注意通风,注意多锻炼;看到他弓着背,提醒他脊背要弯了……尽管我跟他说的时候,多数得不到他的回应,有时候连一个交流的眼神都不会有,可我总告诉自己,他不是石头,他听进去了,他很聪明,他能理解的。
  在一个偶然的活动中,学校组织新疆生走入北京生家庭,他选择了去其他班一个家安在北京的维族男孩家里,经过商量后,我找到了他,权当尽一个家长之职吧,需要注意什么,叮嘱了又叮嘱。那一刻我看到了他眼里闪过的感谢之意,尽管很短暂,但是让我看到了希望。
  如果再这样下去,有可能被转回新疆去,一句话,一个前途,一辈子的命运,就这样定格了么?
  2010年春节过后,新的学期开始了,一个周一的晚自习时间,小新主动找到我,说想和同学们说说话,允许我给一点时间,向同学们介绍自己。我的心激动起来,这是真的吗?当我跟同学们说明意思的时候,他人未启齿,班级内掌声雷动,久久不息。他也变得激动起来,从掌声中他体会出,同学们的包容,理解,和太久的等待。他像一个刚入学的新生一样,略显腼腆但不失幽默的介绍自己,介绍自己的家人,感谢老师和同学们的厚爱……大家高兴的拥抱着他,他的笑容里充满阳光。冬天过去了,春天来了,他的,大家的心暖暖的。
  尽管过程里充满了艰辛,但结果是好的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和生活环境,有自己的语言习惯,有着地区的文化差异,但只要有包容的心,只要我们有共同的目标,就能相互适应,共同成长,共同进步。